我在Pueyrred�n国家美术学院完成了5年的学术。当我完成后,我决定去佛罗伦萨Florencia继续我的学业。我热恋文艺复兴时期和米开朗基罗,我在那里学习了两年,因持有Satatale di Fierenze艺术学院的学生证,所以经常留在佛罗伦萨的博物馆和纪念碑馆。

我曾是伟大雕塑家和艺术家奥雷利奥马基(Aurelio Macchi), (Ruben Locaso),和玛格达�弗兰克(Magda Frank)们的学生和助手。我从老一辈艺术家们中学到了对工艺和热爱工作的必要性。
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我,我爱好自然,我认为爱它就是爱护我们自己。人与自然之间产生的分离是巨大的, 若能将它恢复必能提升我们及带来益处。

我很感激有专门艺术的存在,因为它们让我能在一个非常纯净无污染物的形式下与自然和人沟通。

我将我的工作室取名于�庙�,我认为它图表一切。这个�庙�是指一种神圣有秩序或极大的混乱,就如生命和宇宙一般,我活在这样的生活,我喜欢它。

我觉得直觉和潜意识是很神秘及美妙的东西,所以我的作风是重用于我的直觉及潜意识。